笔锋文学>网游竞技>麻烦鬼 > 楔子(公妓//双龙/失)
    年轻的医生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深吸口气推开门,屋里呛人的味道让他又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门关上,冷得要死!”

    屋子里坐着的有哨兵有向导,大大小小的精神体挤在房间里,围观赤裸的人们打牌。忽略角落里隐隐约约的闷哼声,这里就是一个特殊人类休闲棋牌室,甚至还有人在玩谁是卧底。

    医生尽量小声关上门,他新来这边没几天,还不能适应N区的生活与娱乐。这里的丧尸潮次数更多,哨兵和向导也都没有中心区域那样“文明”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他本以为现场应该很混乱,但今天大家很和谐。

    和他相熟的兔子向导还穿着衣服,冲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医生这才看一眼表,坏了,原来是他看错了表,提前了两个小时来接人。他刚要起身走,又被向导拉住。“打一局再走,刚好少一个人呢。”医生不好推脱,便也脱了外套加入牌局。

    刚抽完牌,屋内传来一阵骚动,医生扭头看见一个哨兵站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哨兵有两米多高,站在人群中像一堵墙,其他哨兵向导大多不敢直视他,都装作有自己的事,打牌或者闲聊。没人敢打扰他,因为他是这里唯一一名B级哨兵,任何物资都是他优先享用。

    医生要接的人和他的体型比起来像个小孩,被轻易举起来,然后穿套在鸡巴上。哨兵手很大,用力把人带着往鸡巴上撞,两个拇指紧压着男孩的胸口,那两团软肉几乎被挤爆。好在上面的痛在下面看来是可以被忽略的,现在男孩尖利的哭叫更多是被肏出来的。他悬空着没有支点,唯一的重心被反复顶撞,哨兵像个稳定的打桩机,任凭他怎么挣扎像往上攀都会被捉住胯骨摁回鸡巴上,小腹上被撑出怖人的形状,腰链几乎是挂在薄薄肚皮下的那根鸡巴上。

    年轻的医生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深吸口气推开门,屋里呛人的味道让他又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门关上,冷得要死!”

    屋子里坐着的有哨兵有向导,大大小小的精神体挤在房间里,围观赤裸的人们打牌。忽略角落里隐隐约约的闷哼声,这里就是一个特殊人类休闲棋牌室,甚至还有人在玩谁是卧底。

    医生尽量小声关上门,他新来这边没几天,还不能适应N区的生活与娱乐。这里的丧尸潮次数更多,哨兵和向导也都没有中心区域那样“文明”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他本以为现场应该很混乱,但今天大家很和谐。

    和他相熟的兔子向导还穿着衣服,冲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这么早?”

    医生这才看一眼表,坏了,原来是他看错了表,提前了两个小时来接人。他刚要起身走,又被向导拉住。“打一局再走,刚好少一个人呢。”医生不好推脱,便也脱了外套加入牌局。